微信彩票红包群

  • 《攀登者》:中国电影登“峰”,需要冲顶精神
    发表时间:2019-09-27 来源:解放日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任仲伦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上海电影制片厂成立70周年。它诞生在1949年11月16日。上影始终有个传统:每当重大的历史时刻,我们总不会缺席,总会有重要作品诞生。如近年上影出品的《开天辟地》《辛亥革命》《西藏天空》《东京审判》《高考1977》《亮剑》《彭德怀元帅》等等。所以,上影在此时此刻,需要一部真正有“国家意义”的扛鼎之作。电影《攀登者》应运而生。

    《攀登者》:中国电影登“峰”,需要冲顶精神

      中国英雄 东方叙事 

      共和国走过的70年,是英雄辈出的昂扬年代。1960年中国登山队从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完成人类首次从北坡登顶的壮举。1975年中国登山队再次从北坡登上珠峰之巅,测量出珠峰8848.13米的新高度。这两次登顶都是在国家处于困难时期完成的,体现了“再难,难不倒中国人”的气概。国家希望把攀登珠峰的感天动地的壮举,拍成感人至深的电影。我们担当。

      我们在组织重点电影创作时有个习惯,就是找到“方向感”:思想价值取向和艺术呈现的方向。我们阅读当年中国登山队的影像和文案资料、世界登山的历史资料,以及能够找到的登山题材电影、纪录片近20部,我们需要打开视野。我们观察到国外的登山影片,注重写实主义,主要表现人在山难面前的生死选择,以及登山者之间的生死情谊,并且将它放大到人性极致。当然,我们注意到登山题材的规定性、场景的规定性、演员表演空间的规定性,会给影片表现带来某种限制。这是登山题材的魅力所在,也是局限所在。

      创作,需要创造。电影《攀登者》是中国首部登山电影,如何突破?中国英雄,东方叙事,是我们的答案。主流价值与商业类型的融合,是我们的追求。

      在思想价值上,应该是体现中国英雄本色。中国登山队攀登珠峰的故事本身是感人的,他们在国家三年困难时期,登山设备极其简陋、后勤保障极其简单的情况下,冒着生死风险,前赴后继登上珠峰之巅,这是人类首次从北坡登上山顶。而在之前,即使被国际登山界誉为“登山之神”的英国冒险家马洛里也倒在北坡上。我们的故事设计,就把我们的英雄置放在宏大的历史背景下,有声有色地展开登山英雄的故事叙述。登山题材最难的是人物与人物的戏剧冲突。我们根据当年的真实事迹,提炼矛盾冲突点,以文学的力量加以强化,达到人物塑造的效果。在整部影片中,设计有两个戏剧压力点:一是1960年中国登山队首次从北坡登顶后,西方登山界有不承认的声音,所以,队长方五洲与教练曲松林承受着外界压力与彼此间的冲突,同时,他们忍辱负重地等待着再次登顶,以证明中国人的力量。二是1975年国家气象局预告当年登顶的窗口期已经结束,整个登山队撤离。气象学家徐缨提出未来几天还有好天气,主张留下冲顶,为此她承担更多的压力,最后付出牺牲代价,确保了登山队员的成功。从完片的效果来看,这些戏剧冲突是引人入胜的。牺牲,是登山题材中经常呈现的主题或命运选择。电影《攀登者》充分表现了牺牲,它既有为国牺牲的精神,也有为感情牺牲的细节,充满了一种催人泪下的家国情怀。编剧阿来在2014年采访三位1960年登峰的登山队员,并与1975年中国第一位登顶的女性登山家潘多有过长谈。这些积累对剧本创作至关重要。

      在艺术价值上,我们要突破国外登山电影的写实主义,探索用东方叙事来表现中国英雄。电影《攀登者》具有冒险片的类型特征。李仁港导演在影片设计的“方五洲高塔求婚”“方五洲飞跃冰裂缝”等场景,让我们眼睛一亮。尤其是大风口那场戏:以动作片和武侠风的基础,设计了一场12个登山队员在狂风暴雪中捆绑在一架梯子上艰难求生的场景,随着风力的变化,绑着所有人生命的梯子像惊涛巨浪中的小船那样失控飘摇、旋转。这是李仁港的想象与创造,是东方叙事的一种展现。在拍摄现场,天寒地冻的深夜,以二十多个工作人员为一组,在两边巨大照明灯的照耀下,他们左右拉扯梯子,以制造在风中摇摆的效果,加上人造降雪和鼓风机吹出的狂风,整整拍了一夜。我当时就被现场震惊。这段镜头可称为电影《攀登者》的“神来之笔”,它奠定了影片强烈的动作感和视觉效果。

      以专精、敬业精神打造精品力作 

      作为国庆重点献礼片,《攀登者》需要考虑什么?当然是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双丰收。如何做到?以精益求精打造好精品力作。

      电影属于“酒香也怕巷子深”的经济形态,所以,影响力对影片是至关重要的。而其中演员的创造力,则直接影响到影片的生存。对于电影《攀登者》而言,我们决定:用实力派演员支撑起实力电影。

      2017年,《战狼Ⅱ》以56。8亿元票房纪录,创下了中国影史最高票房,更令吴京成为“中国英雄”形象。当时《流浪地球》还未上映,吴京的“百亿票房先生”纪录尚未达成,但我们所设想的《攀登者》男主角是吴京。获得华语五大电影奖“影后”的章子怡则是女主角的首选。同时,张译、胡歌、井柏然等陆续加盟。上影的优秀演员王景春、何琳、刘小锋和陈龙更是鼎力相助。成龙也友情出演。加上优秀藏族演员多布吉、拉旺罗布和曲尼次仁的出演,组成了被媒体称为以“三影帝一影后”为核心的实力阵容。

      精品力作需要精益求精。优秀的演员自然对角色特别在意。如果揣摩不出角色的意义和价值,让自己不能创造性发挥,他或她往往会对角色表演存疑。章子怡饰演气象学家徐缨,她一直思考着剧本和角色的修改,她建议剧中人物徐缨应该具有那个年代知识女性的个性,纯净且热烈,关键时刻具有牺牲精神。同样,吴京也是极其敬业,反复琢磨角色。他特别提到:他饰演的登山队队长方五洲要有人物弧线,让英雄蒙难再崛起,人物会更加丰富。张译饰演登山队教练,他对角色提出了重要修改意见。

      职业演员需要专业、敬业。许多人从微博上看到吴京去了岗什卡雪峰尝试高海拔登山。在高原之上,人之渺小和自然之广袤,让他莫名掉了眼泪。这是一个真正的登山者的内心:宽广、孤寂,面对的敌人不是山,而是自己。同样,章子怡第一时间就将合作团队请到一起,把关于自己角色的脉络认真梳理了一遍。她说:我和观众的关系是“互虐”的。观众苛求我有突破,我渴望给他们惊喜。1月底,新任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陈道明来到《攀登者》片场探班。这时片场正在拍摄张译趴在雪地上爬行的镜头,这场戏一拍就是几个小时。演员的敬业精神令陈道明慨叹不已:这是真诚的表演,处处都有充满力量的细节。

      优秀演员需要碰撞出艺术的精彩。电影《攀登者》有一场吴京和张译的对手戏——方五洲和曲松林重逢后澄清多年误会的酒戏。原本杯中是水,吴京特地提出:换酒,要二锅头!在酒精的催化下,两人演得放松舒展,情绪拿捏也很精准。回顾自己十几年在训练营孤独又憋屈的心态后,张译即兴发挥,充满了情绪爆发力。张译是个“戏精”。这一场戏拍到天亮,两人就喝到天亮,喝得酩酊大醉。监制徐克的评价是:讲究!

      由于精益求精,由于专业敬业,电影《攀登者》的表演整体感很强,水平很高。优秀演员们相互飙戏,精彩迭出。章子怡对吴京在《攀登者》中的表演表示赞赏:吴京现在是能文能武了。尤其是影片结尾时,吴京与章子怡表演的“生死离别”那段戏感人至深,让观众动容。

      山再高,只要登,终能封顶 

      人总是需要呼吸英雄的气息。电影《攀登者》洋溢英雄主义精神,这种精神表达或表演需要发自创作者的内心。

      在拉萨,电影《攀登者》剧组去了登山博物馆。1960年和1975年两次登顶时登山运动员用的鞋子、觇标、铝合金梯和薄薄的帐篷等实物展陈在此。1975年胜利登顶珠峰的中国登山队队员桑珠为大家真情讲述了中国登山队勇攀珠峰的真实历史,其中讲到攀登者的牺牲经过时,吴京泪难自抑。张译看到当年攀登者的手印,他用手掌贴上去,想与英雄的手相握,感受英雄的力量。演员在这里找到了塑造英雄的精神源泉。

      今年4月22日,《攀登者》剧组在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关机,这是世界电影史上海拔最高的关机仪式,每一个人心灵得到了洗礼。影片监制徐克对我说:我们应该走出大本营去冲顶了。6月16日,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攀登者》剧组出现在开幕式上。章子怡说出整个剧组的心声:“也许你一辈子没有爬到过珠峰山顶,但你心中一定要有一座山;这座山不一定那么高,但你永远会有一个奋斗的目标。”

      中国电影正从大国迈向强国,电影创作正从高原走向高峰,更加需要电影艺术家具有攀登者的冲顶精神。电影《攀登者》,为此努力践行。

     
     
     
    网站编辑:穆菁
    党建电视
    党建融媒体
    \

    • 领袖
    • 元勋
    • 将帅
    • 先辈

    友情链接

    微信彩票投注群 彩票微信红包群 彩票高手微信交流群 幸运飞艇微信红包群 正规彩票QQ群 pk10高手微信交流群 高手彩票微信交流群 正规彩票QQ群 正规彩票微信讨论群 pk10高手微信交流群